首页 > 行业资讯 > IP展|虚拟主播鼻祖“绊爱”停止活动,虚拟偶像市场也逃不过内卷 | 雷报

IP展|虚拟主播鼻祖“绊爱”停止活动,虚拟偶像市场也逃不过内卷 | 雷报

IP展获悉12月4日,YouTube平台的虚拟YouTuber绊爱(Kizuna AI)宣布将于2022年2月26日的“hello,world 2022”演唱会后无限期停止活动,但各社交平台账号将继续保留。

作为官方自称且大众公认的世界上第一位VTuber(Virtual YouTuber),绊爱不仅开创了一个属于虚拟主播的新时代,通过技术的支撑和“和世界上的大家相连”的初心,其也成功与众多现实世界中的朋友产生连接,在全球拥有上千万粉丝。

在绊爱进入中国这几年,中国的虚拟偶像产业也出于快速发展之中,据艾媒咨询数据,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

千亿级的市场规模之下,大众对于虚拟偶像的认知和接受程度也在不断提升,作为“VTuber始皇”的绊爱,却为何迎来一场没有具体时间的休眠?

绊爱和她“前辈”们

如果说偶像都要有一个明切的出道时间的话,那么作为虚拟偶像,绊爱的出道时间是在2016年,这一年的11月29日,绊爱开通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A.I.Channel”,并于12月1日上传了第一个视频,在视频中,绊爱身着白色为主色的公式服,头上绑着会随着动作晃晃悠悠的粉红色蝴蝶结,元气满满地向大家介绍自己,“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 Kizuna AI,请多多指教”,就这样,以YouTube为起点,绊爱就这样走进了大众的视线。作为古灵精怪的二次元少女,绊爱会唱歌、跳舞、打游戏,也会每天和大家问好,聊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题,除了对待工作兢兢业业,这种极为强烈的互动感和其自称人工智能,但却表现蠢萌的亲切个性使其很快就积累起大量粉丝,2018年7月,不到两年时间,其在YouTube的粉丝数就已经突破200万,目前,YouTube粉丝达到300万,B站粉丝接近140万。

12月4日,无限期停止活动的消息一经发出,IP展获悉截至12月6日,B站上相关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达到172.5.万,弹幕接近1万,微博发布的相关消息,点赞也超过了5000,有3000多人转发。疑惑、惋惜、祝福,在绊爱所处的虚拟世界和粉丝所处的现实世界铺天盖地。

显然,无论是粉丝数目还是大众对于绊爱停止活动所表现出的不舍,都可以看到虚拟偶像所能和人产生的深度情感连接,虽然是技术进步的产物,其并不像现实世界中的偶像一样真实可触,但在技术造就的外壳下,由人所填充的内容,也能赋予其无限的生命力,因此,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接受甚至“追随”虚拟偶像。对此,爱奇艺发布的《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曾披露,中国有3.9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或正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另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网民追星情况调查》,目前有超八成的网民在日常中有追星的习惯,其中63.6%的网民表示支持和关注过虚拟偶像的相关动态。

虽然绊爱被粉丝称为“VTuber始皇”,但如果跳出虚拟主播的身份,从绊爱所处的更加广阔的虚拟偶像市场来看,在直播方面的开拓者绊爱还只能算是后辈。

在“宅”文化逐渐形成的20世纪80年代,日本上线了一部现象级动漫——《超时空要塞》,官方以动画中人气颇高的偶像歌手林明美的名义发布了专辑,并且成功打进Oricoon音乐榜单前几名,自此,目前业界公认的世界上第一位虚拟偶像诞生了。

虽然在林明美之后,日韩等地又相继出现了一批新的虚拟偶像,但都没能真正掀起关于这一新事物的热潮,直到2007年,基于以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音源库VOCALOID2的正式发行,和音源库一起配套推出的IP形象初音未来得以出道,得益于技术和运营等多方面因素,初音未来成为了现象级的虚拟偶像。和真人偶像所能进行的商业活动一样,初音未来可以发行专辑,可以举办巡回演唱会,甚至还可以和知名度更高的“同行”一起拍摄广告,作为在全球拥有上亿粉丝的虚拟偶像,其商业价值甚至超过日本的一些真人偶像,据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公开的数据,与初音未来相关的消费金额早在2012年就突破了100亿日元(约合5亿人民币),并且出于逐年增加的趋势。

初音未来的故事证明了虚拟偶像所能具备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在初音未来出道五年后,中国也迎来了本土的现象级虚拟偶像——洛天依,作为以YAMAHA公司的VOCALOID3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制作的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和虚拟形象,洛天依不仅在技术上和初音未来算是一脉相承,同为虚拟歌姬,两人在事业上的发展也同样强势。除了发单曲,开演唱会、代言等常规操作,洛天依还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虚拟歌手,不仅相继登上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等众多地方频道,还曾于今年走上央视春晚舞台,和月亮姐姐、王源一起同台表演。可以说,无论是市场还是主流媒体,新兴偶像洛天依都获得了极大的认可,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虚拟偶像的破圈,作为目前国内当之无愧的头部虚拟偶像,其微博和B站的粉丝数分别达到了512.2万和259万,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粉丝也在百万级别。

虚拟偶像的竞争压力,不亚于真人偶像

洛天依的成功为国内的虚拟偶像行业打了一剂“强心针”,除了其背后公司上海禾念趁热打铁,陆续推出五个虚拟偶像和洛天依组成Vsinger家族,爱奇艺、腾讯、B站、阿里等众多互联网大厂也相继入局虚拟偶像。

爱奇艺在2019年推出由6人组成的虚拟偶像乐团“RiCH BOOM”,不仅在爱奇艺热门综艺《青春有你》《我是唱作人》《中国新说唱》等节目中亮相,也曾与蒙牛、农夫山泉、青岛啤酒等知名品牌达成合作。目前,微博粉丝数最高的主唱K-ONE拥有11万粉丝,工作室微博的粉丝数为33.2万。

与腾讯关联密切的虚拟偶像基本都与游戏相关。于2019年5月推出的“无限王者团”源自游戏《王者荣耀》,其曾登上《创造营2019》的舞台,还为《王者荣耀》献唱过多首主题曲,目前,其微博粉丝数超过230万。

另一虚拟偶像“星瞳”是QQ炫舞系列虚拟代言人,定位为虚拟时尚博主和虚拟歌手,除了曾和国乐大师方锦龙先生同台表演,还曾和舞蹈艺术家杨丽萍一起演绎其经典作品《雀之灵》,同时,其也是李宁的首位“潮流星推官”,近期,其还参加了江苏卫视的国产原创动漫形象舞台竞演节目《2060》,目前微博粉丝数为43.2万。

于9月中旬入职阿里,并成为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的国内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由燃麦科技打造,一头银色短发,看起来时尚高冷的AYAYI与娇兰、安慕希等品牌都有合作,还曾受邀参加LV活动。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AYAYI在小红书发布的第一篇笔记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突破百万阅读量,并于一夜之间涨粉数万,一时间成为大众热议的焦点,截至12月6日,其在小红书发布的第一条动态的点赞数已经达到11万,收藏1.4万,粉丝数为11.8万。

2020年底,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共同打造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横空出世,得益于字节的技术支持和乐华娱乐在偶像运营上的丰富经验,出道不过一年,目前,A-SOUL已经成功跻身B站的头部虚拟主播之列,其人气成员嘉然在B站粉丝数超过130万,获赞达921.2万。商业合作方面,肯德基、欧莱雅男士、小龙坎均是其品牌合作方,今年10月,A-SOUL曾受邀参加《抖音美好奇妙夜》。

虚拟偶像的竞争不只来源于实力强劲的互联网大厂。如由次世文化和魔珐科技于2020年5月推出的国风类型的超写实虚拟偶像“翎Ling”,其不仅曾参与录制央视综艺《上线吧!华彩少年》,更成为100年润发代言人、天猫奢品双11数字推荐官,还曾和邓紫棋、刘浩存等明星一起登上《VogueMe》开年刊封面。

今年10月,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在抖音爆火,带有“虚拟偶像”“元宇宙”“美妆”等话题的一条短视频发布不到30小时,点赞量就突破273万,粉丝数也迅速增长至130万,截至目前,其首条视频的点赞量已经超过350万,三个视频使其成功坐拥623万粉丝,获赞达到1246万。和柳夜熙一样活跃于短视频平台的虚拟偶像,较为典型还有伊拾七和不白吃,目前其抖音粉丝数均在千万级别,流量同样不容小觑。

除了找虚拟偶像代言,也有不少品牌方选择针对自身调性和内涵推出专属的虚拟偶像,比如肯德基的“山德士上校”,哈啤的“哈酱”,欧莱雅旗下美即品牌的“M姐”,以及屈臣氏的“屈臣曦”等,随着品牌虚拟偶像代言人日渐增多,或许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压缩其他虚拟偶像的广告、代言等业务。

总的来看,目前中国本土市场的虚拟偶像的类别和风格都日趋多元,技术的进步也使得市场上出现了像AYAYI这样更加接近于真人的超写实数字人,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以B站为例,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平台,在今年6月的12周年主题演讲中,CEO陈睿曾透露,目前B站的虚拟主播、偶像的数量达到32412位,同比增长40%,每月开播的虚拟主播在4000名左右。另据媒体报道,截至2021年8月18日,B站相对有关注度的3472个虚拟主播中,有1827人当月营收为0元。

前文提到的绊爱在解释“为什么会休眠”时也提到,“人类拥有虚拟形象已经在世界上变得逐渐没有违和感”,“毕竟你看我已经不再特殊了!”,言辞之间似乎是在说明休眠是为了使自己在以后回归时能够更有市场竞争力。作为虚拟主播届的鼻祖,相比于国内市场不断涌现的其他头部虚拟偶像,绊爱在社交平台的数据表现的确已经算不上优秀,与其闪耀的头衔相去甚远,而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除了中之人事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国内虚拟偶像的日渐增多也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粉丝对于绊爱的注意力,从资本角度来看,或许这就是残酷的虚拟偶像市场中“优胜劣汰”的结果。

追虚拟偶像,也可能变得不幸

在移动互联网日趋发达的时代,公众人物的的缺点或错误有更大机会被扒出或被无限放大,在近年来“塌房”消息不断的娱乐圈,表现尤为明显。由此,为了更大程度降低明星“爆雷”给品牌带来的负面影响,明星的“安全性”逐渐被更多品牌方纳入考量。彼时,关于虚拟偶像“永不塌房”的言论也日渐火热,并受到一众心碎粉丝的强烈认可,而作为发言和行为更加可控的虚拟偶像,也在这样的状况下得以收割更多粉丝,并获得品牌方的青睐。

 目前,关于是否完全虚拟,虚拟偶像可以大致以是否存在中之人进行划分,目前市场上有很多不需要进行配音或动作捕捉的虚拟偶像,他们更多以图片形式出现在社交平台,而像绊爱和A-SOUL这样需要经常直播和互动的虚拟偶像,一般需要中之人才能够办到,简单来说,中之人指虚拟偶像背后提供配音和动作的真人,虚拟偶像之所以在真正意义上像人,吸引人,与他们的工作密不可分。

中之人为虚拟偶像注入灵魂,但因其与虚拟偶像的连接颇深,所以倘若中之人出现严重问题或错误,那么虚拟偶像也会面临“塌房”的危险。

以前文提到的绊爱为例,春日望是其最初的中之人,其魅力与投入使绊爱成功与众多粉丝产生连接,获得无数喜爱,但绊爱走红后,其运营商却接连推出2号爱、3号爱、以及中国绊爱,意在将绊爱一分为四,进行分身化运营,而且,运营商还试图将“初号爱”的中之人春日望边缘化,此举引发粉丝的强烈不满,为了表示抗议,许多粉丝选择取关,在中国这边,B站的粉丝在几天时间内就掉了将近10万,此举严重伤害了粉丝的情感,许多粉丝甚至因此告别了v圈,而随着中国的虚拟偶像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由中之人所引发的一系列负面事件也加速了绊爱走下虚拟主播的神坛。

由中之人引发的更为严重的事件还有服务于虚拟YouTuber的动作捕捉App“hololive”旗下的两位虚拟偶像的中之人曾因发表辱华言论,而最终彻底告别中国市场。除此之外,最近,微博关于迪士尼头部“虚拟偶像”玲娜贝儿的热搜——玲娜贝儿下头,起因则是排队去看她的粉丝认为玲娜贝儿的扮演者对其不用心、不礼貌,从而令其好感全无,目前,该话题阅读量达到6.7亿,引发8.3万的讨论。

虽然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变革,未来虚拟偶像也能够真正脱离中之人而存在,从而摆脱这方面的不确定性,但对于目前很多粉丝将虚拟偶像作为情感寄托的现状,中之人在短时间还很难完全被技术所取代,这意味着虚拟偶像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拥有来自真实人类的行为或情感,同时,这也意味着在虚拟偶像行业,因中之人表现不当所带来的“塌房”危险依然存在。

为了拓宽商业化路径,同时拉近和粉丝的距离,目前很多虚拟偶像也会进行线下表演,并与观众实时互动,这使得虚拟偶像将更容易打破次元,更加真实可感,但在这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技术问题。比如在爱奇艺去年推出的虚拟人物才艺竞演节目《跨次元新星》中,其选手在和嘉宾的互动过程中出现技术故障,表演后空翻时却将头翻掉,并且难以在短时间内完全恢复,还有选手在节目中的3D形象与宣传海报“货不对版”,引发众多网友吐槽。在最近的虚拟偶像类节目《2060》中,虽然技术相较前者有一定进步,但部分虚拟偶像在表演环节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人物动作僵硬、卡顿、穿模等现象。

对于熟悉虚拟偶像产业的人来说,或许这样的问题早已司空见惯,但对于一些潜在用户,这样的线下互动则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对虚拟偶像的观感和判断,面对建模粗糙或行动滞缓的偶像,无论是对粉丝还是在外面观望,有意踏入的人来说,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消耗其对于虚拟偶像的兴趣或喜爱。

虽然作为新兴事物,虚拟偶像行业还存在诸多待解的难题,但随着元宇宙概念日趋火热,虚拟偶像制作技术日臻完善,未来势必会有更多虚拟偶像跑步入场,同时,IP展获悉面对来自众多同行和真人明星、艺人的竞争,和花费大量时间和人力精心打造造价不菲的柳夜熙一样,未来,虚拟偶像行业或许将更加内卷,而身处行业之中的虚拟偶像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联系我们

项目经理:

陈凯

+86-21 6157 7214

13671551684(同微信)

blues.chen@informa.com

隐私政策 | Copyright © 2021 亿百媒会展(上海)有限公司    沪ICP备13004811号-8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352号

连接全球

联系我们

项目经理:

陈凯

+86-21 6157 7214

13671551684(同微信)

blues.chen@infor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