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授权展·中国站(LEC)

中国动漫产业链的痛点:动漫IP版权保护

2016年08月29日09:08:08     来源:中国投资咨询网    责编:脸姐

许多人说,现在是中国动漫发展的黄金时代。但很多行内从业者,却都在为如何盈利而苦恼。制作一部动画,非常“烧钱”,授权开发衍生产品是最大的赢利点,但由于版权原因,盈利往往困难重重,达不到预期目标。

中国动漫产业链的痛点在哪?动漫产业链如何健康运营?

近日,由中国国际动漫节、浙江华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版权协会联合举办的业内主题沙龙在深圳举行。香港动漫画协会会长郭夏方,深圳市版权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深圳市知识产权专家委员会委员陈彦,深圳市永乐创意媒体文化有限公司总裁、《喜羊羊与灰太狼》创办人、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苏永乐,香港火车头创作室有限公司董事长邝志文参与讨论,在动画导演陈蔚的主持下,以上嘉宾就IP运营与保护、动漫产业链如何健康运营展开热烈讨论。

动漫IP版权保护,路漫漫其修远

近年来,“IP”(知识产权)一词大火。从小说改编电视剧、电影,到动画、漫画的周边产品衍生,IP在带来预期的巨大经济收益的同时,也常常受到版权问题的困扰。

对于许多国产动漫来说,自身“名气”一旦被打响,伴随而来的侵权问题也就越来越多,这种现状让许多从业人员十分苦恼,也让许多行内专家颇为忧虑。

“有商标、有专利、有版权,才能叫IP!”陈彦在讨论中振聋发聩地说道。他指出,IP并不是普普通通创造的形象,而是有经济价值的知识产权。IP的价值评估,主要仰赖于动漫制作企业自身的品牌价值。IP版权周边产品在早期引入包括DVD授权、电视授权、食品、服装、文具等,动画制作公司的品牌价值及其影响力是核心,其中还包括制作公司的品牌覆盖面。

一部作品好坏并不一定能决定其发行价值。授权若无保护措施,价格上来说,市场占有率就会受到仿冒者的冲击;加大保护措施可以保证发行价值。陈秘书长在交流中举例了一些广东澄海的玩具厂商,由于版权意识淡薄,大量“山寨版”玩具被制造出来。这些玩具以低廉的价格和庞大的数量,导致动漫发行价值的流失。

既然版权如此重要,那么企业该如何维护?作为深圳市知识产权专家委员会委员,陈彦在讨论中提出了两大版权维权措施。第一,从司法体系来说,需证明权利人的归属,需要举证,第三方证据需要体现,并证明自己的创作优先。第二,从行政体系来说,可寻求版权局对其侵权方进行查扣,或根据销售终端的销售记录,进行一系列维权措施。

讲好中国故事,打通产业上下游

在动漫产业当前的现状下,与会嘉宾们一致认为中国的故事需要输出,需要一个持久的文化系列,也需要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从香港赶来的邝总有自己的原创品牌,因此对于动漫创作、授权有着深刻的体会。他说,故事的原创需要抓人眼球,需要言之有物。当前动画人的剧本创作水平需要大力提高,前期讲故事的水平也会影响之后的商业发展,在不排斥先进技术的同时,内容为先。

资深动画导演陈蔚指出,目前较为火爆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其内涵实质上是欠缺的,故事的逻辑架构并不清晰。这告诉我们,如何讲好一个故事,比纯粹的视觉上的“轰炸”要来得重要;而另一部影片《摇滚藏獒》,无论从制作还是题材都是纯美式的动画风格,严格意义上来说两者并不具有横向比较的意义。

对于中国动漫产业最薄弱的“上游”和“下游”,即前期如何找投资、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形象、如何讲故事,后期如何发行、授权快速变现,专家们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从事动漫行业二十多年的陈蔚导演,在动漫设计、绘画、编导等方面都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对整个行业有着深刻的认识。陈导表示,我国动漫产业中期制作并不缺乏,从《龙之谷》到《大圣归来》就已经预示着属于动漫的春天要来了。但现今最缺的,就是上游策划和下游的发行分销渠道,一个公司包揽整条产业链的方式肯定是不可取的。

对于这一问题,邝总补充道,原创动画制作首先要对自身产品有明确定位,也就是说,产业终端到底是通过票房还是发行,还是最终进行版权分销。在拍摄制作之前就应该已经谈好授权,这样在未来才会有可靠的资金保障。同时,产业链的指向也需要非常明确,而题材内容及概念的调整,需要大家共同来完善。现今动画产业并不缺好题材,但市场快速消费竞争,促使影片加快制作周期,这会出现问题——缺少一个健康可持续的系统。

在打通动漫产业“上、下游”方面,《喜羊羊与灰太狼》可以算是国内较为成功的IP。《喜羊羊》之父苏永乐先生说,自己从做玩具与童装起家,喜羊羊的形象也是从玩具制作的角度来设计的,推产品的核心是需要一个品牌来支撑。苏总说,现阶段《喜羊羊》的IP已经专注于版权分销,所以后期品牌推广需要被考虑。苏总也表示,未来还可能尝试theme mall(主题商场)的概念,进入商场、社区,让动漫全面地融入人们的生活。